Chess Game(棋局)【扑克设】1.

*本文为黑塔利亚扑克设同人文,BE,全员向,中篇。主要cp:菊耀,米英。如有雷者请绕道,谢谢。另,在下小学生文笔,食用须谨慎。

OK?

——————
【零】

     “下一盘棋?很久没玩了呢。”

     银发男人勾起一个猖狂的笑容,指骨有节奏地敲打着桌子,暗红色的眸子深不见底,读不出任何情愫。

     “也不过才50年罢了。”另一个人捋了捋额间金色的刘海,海蓝色的双眼闪烁着点点幽暗的光,“不过……既然你想,我便奉陪。”

     银发男人从沙发上起身,将右手戴着的皮质手套摘下,拾起一枚黑色的棋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
【壹】

     王耀将手中的长剑收入剑鞘,紫色的披风轻轻飘起,黑色皮靴踩在大理石地面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 “琼斯。”他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琥珀色的眸子里透着几分不寻常的凝重,“我想今天的事宜有必要和你亲自谈谈。”

     阿尔弗雷德抬手扶了扶眼镜,那犹如深蓝色宝石般璀璨的双眼此时却有些慵懒,皮肤因为近日的过度劳累而隐隐染上些鸦青色,他的嗓音略微嘶哑:“什么事?就在这里汇报吧。”

     “第一,红心国又对我国边境城镇进行了袭击,损失较为惨重。”王耀的神色隐藏在硕大的帽檐下,显出几分刺骨的阴翳,“这么猖狂……恐怕是因为皇后几次重大活动都没有出席,让他们起了疑心。”

     阿尔眸中锐利的神色渐渐黯淡下去,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心疼,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着:“亚瑟他……还是没有任何好转迹象……红心国如果把事情闹得越来越大,我们恐怕只能被迫迎战了……”

     王耀脸色极差,他咽了口唾沫,指骨已被捏得泛白:“第二……明日,红心国的新皇后即将登位……这是他们的骑士长——费里西安诺•瓦尔加斯送来的请帖。”

     “该死的……”阿尔的左拳狠狠砸在王座的扶手上,泛起猩红的双眸隐匿在镜片反射的光亮中,愈发猛烈地燃烧着。

     “皇后他……”王耀低下头,语气很是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 沉默。

     过了好一会儿,阿尔才颤抖着从齿缝中挤出几个音节:“……亚瑟这次看来是非去不可了,你一定要护好他的安全……”

     “是。”王耀好像松了一口气,又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转身走向厅外,脚步非同往日般显得沉重而又有力。

——————
【贰】

     浩浩荡荡的车马阵有序地驶出了黑桃国的城门,卷起漫天烟尘,在阳光下闪烁着暗金色的光。

     “驾!”王耀重重挥下马鞭,骨节分明的双手紧握缰绳,双眸射出一道冷冽的寒光,使得周围的空气都泛起凉意。

     他迅速赶到队伍的最前面,阿尔刚安顿好亚瑟,神情有些疲惫。

     虽说阳光正好,亚瑟却是浑身无力地趴在马背上,他的眉间渗出细密的汗珠,睫毛轻轻颤抖着,整个人仿佛一碰就会消散似的。

     王耀瞥了瞥阿尔,眼底是藏不住的无奈,他故作轻松地说道:“阿尔弗雷德,你倒是快一点啊,这队伍的行进速度简直和乌龟有有得一拼。”

     阿尔的语气中透着几分笑意:“那你就先去前面啊,话说这种让我转移注意力的方法倒也太苍白无力了些吧,耀。”

     “果然被看出来了呢。”王耀勉强扯出一个笑容,扬鞭而去,滚滚烟尘让阿尔不得不眯起双眼。

     “喂——”阿尔轻轻拍了一下马身提速,“跑慢点——我有事和你商量——”

     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。

     “王耀?”阿尔提高了声音,却仍是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 远处隐约传来一声马的悲鸣。

     阿尔的瞳孔猛地睁大,他连忙喊醒亚瑟,飞快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 “耀!!!”阿尔弗雷德面对刺眼的红光,小臂半遮着双眼。

     王耀正处在一个巨大的魔法阵中央,马的下身已经石化而不能动弹。“该死……我的脚……”他抽出腰间的佩剑,正欲向下砍去。

     突然,一道绿色的亮光撕裂烟尘,在王耀下方又形成了一个法阵,红色的光芒渐渐变淡,进而了无踪迹。“亚瑟?!你怎么……”王耀有些吃惊,“你的病还未痊愈,太乱来了!”

     亚瑟缓缓睁开清冽的冷绿色双眸,身子虚弱地晃了晃,差点栽下马背,嘶哑的嗓音有些颤抖:“倒是你……一个人跑来前面,到底是谁乱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 阿尔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语气带着几分凝重:“红色的法阵……看来是红心国的人布下的。故意在去红心国的必经之路上设陷阱,估计是准备对我们三个下手。嘁,到了红心国要好好找他们算笔帐了。”

     王耀点了点头,正欲回话,一声突兀的沉闷声响传来。

     “亚瑟!!!”

——————
【叁】

     历经了一整天的长途跋涉后,黑桃国的队伍终于到达了红心国王都。此时正值午后,阳光慵懒地照着,费里西安诺倚在墙头,琥珀色的眼眸半眯着,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。
 
     当黑桃国的车马出现在远处的地平线上时,费里的双眼倏地睁大,眼球微微震颤着,脸色也阴沉了下来,随后便挂上了招牌式的天真笑容。

     他仔细观察了队伍,看到不省人事的亚瑟时,心里多多少少有几分庆幸。费里弯下腰,一言一行都显得十分得体,让人找不出一丝纰漏:“红心国骑士长费里西安诺•瓦尔加斯在此恭迎黑桃国诸位的到来,有失远迎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 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,怀里亚瑟的体温高得微微烫手,这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慌乱。

     费里做出一个“请”的手势,红心国国都的城门缓缓打开,众人将车马安定好后,就来到了举行皇后登位大典的场地。

     绿茵草坪上铺着暗红色的地毯,用餐的木桌以喷泉为中心环绕在周围,正前方便是宏伟的红心国城堡,各国的达官贵人都聚集于此,愉快地说笑着。

     “这是三位的坐席。”费里微笑着带领阿尔、亚瑟和王耀来到宴席中央,“如果有什么需要,可以咨询我们的仆人,必要时也可以联系我。祝诸位玩得开心!”他挥了挥手,转身走到城堡背面的角落。

     角落里有一个穿着斗篷的人影,费里背对着他,语气冰冷得仿若高山上千年不化的积雪:“卢西,A计划失败,现在施行B计划,务必时时刻刻盯紧他们。”

     “是,长官。”角落里的人影微微颔首,嘴角咧开一个狂妄的笑容,“请您放心,王耀他们活不过今天。”

     “那就拜托了。”费里西安诺稍稍攥紧了双拳,又恢复了往常的笑容,走进宴会厅。

     “今天是红心国历史上的一个神圣的日子。”身穿黑袍的神父展开双臂说道,“我国空缺多年的皇后之位即将被填补,让我们用最激动的心情迎来红心国国王路德维希•贝什米特和即将成为我国新皇后的本田菊两位步入殿堂!”

    正在众宾客鼓掌之际,王耀的身躯却条件反射地一颤。

    本田菊?!

    他揉了揉自己隐隐发痛的太阳穴,极力否定自己的想法。菊怎么会到红心国当皇后呢……就算多年没有联系了,这种可能性也近乎于零……自己肯定听错了吧。

     然而接下来的一切无情地将他的想法全盘否定。

     路德维希穿着红色的礼服,牵起一旁身着华丽长裙的人的手,向宴席中心走去。

     本田菊正面无表情移着步子,死寂的黑色眼眸很是空洞,他无意间瞥到了王耀,眼神却陌生得不带任何温度。

     王耀拿着高脚杯的手止不住地颤抖着,他的双眼死死地盯住本田菊,僵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 路德和菊来到喷泉旁,他单膝跪下,将红心国皇后的戒指戴在本田菊的无名指上。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,王耀却沉默着垂下眼帘,嘴唇被咬得泛白。

     “耀,怎么了?脸色这么差……”阿尔偏头看着王耀,神色透出几分担心。

     “没什么……只是有些累了。”他有些吃力地张嘴,声音抑制不住地颤抖。

     “那……待会儿仪式结束了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 也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,仪式终于随着低沉的钟声落下了帷幕,乐队奏起了欢快的音乐,众人也开始了宴会。王耀穿过密集的人群,靠在宴会厅的窗边喝起了红酒。

     “呐,要试试我们梅花国有名的伏特加吗?”一个软糯的声音在王耀耳边化开,他转过头,梅花国的国王正对他微笑着。

     “失礼了,布拉金斯基先生。”王耀弯腰行了一个礼。

     “直接叫我伊万就好了。”他笑着递给王耀一杯伏特加,手指在杯口不经意地抹了一圈,“尝尝看?”

     “谢谢。”王耀接过伏特加一饮而尽,“味道很不错呢。”

     “那就好。”伊万的嘴角微微咧开,他转身正欲离开,“玩得开心!”

     王耀颔首,眼神阴郁地望向窗外。

     伊万走到另一个大厅,背靠着墙壁,小声道:“已经成功了,想办法把本田菊引到王耀身边去。”

     “是。”罗德里赫靠在墙的另一边,抬手压低了帽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*脱更这么久真不好意思≥﹏≤这个预计是中篇,大概一个月更两次吧,遇到特殊情况(例如考试)会和大家说的。耀君和小菊的关系是在下的私设,下一章米娜桑就明白了╮( ̄▽ ̄)╭清明节懒癌,写完作业玩了半天游戏才更文,果咩(土下座/)。

评论(13)

热度(30)

©落子希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