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三日鹤】鹤丸王子的哀歌(改)

跟陆离桑 @檀灰 的联文www

是同一个背景下的不同脑洞,仍然是小甜饼(´•ω•`๑)因为是手机码字所以没有超链接,原作链接请移步评论!

第一次写三日鹤,没文笔没内容,OOC到无法直视(扶额/),如果不介意请往下x

1.

   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位名叫鹤丸的王子,住在一个富裕的国家里,这个国家座落在世界上最蓝的海边。

   鹤丸生来就有一副好容貌,并且是老国王最小的儿子,得到了许多人的喜爱。仁慈的老国王甚至对鹤丸到了溺爱的地步,因此这位纨绔的王子每天都不谙政事,经常偷偷跑出城堡玩。

   渐渐地,鹤丸王子长大了,到了该结婚的年龄。虽然平常到处恶作剧,但他也还算一个让人省心的好王子,可帮鹤丸相亲的老仆却十分伤脑筋。

   “王子殿下呀!”老仆实在受不住了,好不容易找到了鹤丸王子,便无奈地告饶,“您喜欢的这些美人,我实在找不到啊!”

   “没关系,慢慢来。”鹤丸王子微笑着翻看手中的书,“找到了我再结婚也不迟嘛。”

   老仆扑通一下跪在地上,心想现在告老还乡国王是否同意。

   原来,鹤丸王子画给老仆的理想美人,不是长着鱼尾巴,就是顶着翅膀。

   虽然已是学习治国之法的年纪了,可鹤丸王子最喜欢的还是童话书,而他更喜欢的,是童话书里的美人,什么天使啊美人鱼啊之类。

   因此,他跑出城堡“视察民情”的重要任务之一,就是去寻找那些美人。不能飞到天上去偶遇天使,但他可以去海边勾搭美人鱼啊。

   至今为止他还从未碰见过美人鱼,但鹤丸王子是一个固执的人,每天都要去海边看看。

   殊不知他在海边频繁地出现,引起了人鱼族的警觉。

2.

   “那个被三日月救过的小孩每天都来海边晃悠,好可疑啊。”小狐丸微微皱眉,垂眸思索。

   岩融环着双臂,话语不明显地一滞:“难道那老国王想把我们这片海域归为自己的国家所有,让他的小儿子来侦查?”

   “不太可能吧……”今剑挠了挠头,“他那么宠自己的小儿子,应该不会让他来冒这个险。况且两国一直井水不犯河水,知道我们人鱼国的只有也国王和少数老大臣。”

  “也可能正是因为不知情才派他来啊,毕竟那个孩子每天来海边玩,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。”石切丸谨慎地猜测道。

   “我们可以试着验证一下!”今剑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点子,双手一拍,“不如……”

   岩融的担忧溢于言表:“要是被他发现了怎么办,你就不怕老国王把你片成生鱼片?”

   “没事,如果真的被发现了就要请您帮忙啦。”

   提案最终还是通过了,大家商讨了最合适的方法后便分工行动起来。

   小狐丸和石切丸收集来各色的珊瑚和许多水草,今剑和岩融带回了一个巨大的贝壳。四人忙忙碌碌好一阵子,为他们照明的荧光水母都彻夜未眠。

3.

   鹤丸王子还是和往常一样偷偷跑去海边,不论如何打发时间,他总会在那里呆到日落,海边那一块最大的礁石也是他常去的地方——因为童话书里的美人鱼都会出现在那附近。

   他左手拿着贝壳挡住一只过路的螃蟹,右手小心翼翼地伸到它上方,刚准备捉取,螃蟹的大钳就挥舞了起来,吓得他赶紧缩回手指。就这样僵持了许久,鹤丸王子便例行向那块大礁石走去。可并不如往常,他远远望见那里有一个模糊的黑影。鹤丸想着莫不是夕阳的余晖让他产生了什么幻觉,使劲揉搓双眼,那黑影却还动了起来。

   难道是美人鱼?

   鹤丸王子的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,他有些激动地向那礁石跑去,眼前的景象也愈发清晰——灵巧的身躯,摆动的鱼尾……无不肯定着他的想法。

   但只有一点令鹤丸费解,这位“美人鱼”的头部从后面看来有些奇怪。

   他做了几次深呼吸,露出得体的微笑,整理好衣服迈步向前:“太阳也快落下了,竟还有美人在海边流连呢。十分冒昧,我是鹤丸国永,请问您是?”

   “我是这里的美人鱼。”

   这阴阳怪气的声音让鹤丸吓了一跳,不过接下来的已不仅仅是惊吓的程度了,说是惊悚还差不多——只见那美人鱼转过身来,颈部以上竟是个鱼头。

   鹤丸呆呆地望着这所谓的“美人鱼”,呼吸停了一拍,确认自己没有做噩梦后拔腿就跑。直到现在他才明白——童话书里都是骗人的。

   海浪将最后一丝光芒也卷入海底,今剑一把摘下“鱼头”,轻轻地叹了一口气,岩融也从礁石后方走了出来。

   “那孩子果然不知情。”

   “说起来您刚才发出的声音把我都吓了一跳,那王子的表情已经告诉我小狐丸和石切丸做的头套有多逼真了。”今剑的双肩在风中抖动着,憋到肚子疼的他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。

4.

   “请问可以帮我举办一场宴会吗,兴许嘉宾里有我钟意的美人呢。”鹤丸笑着看向老仆。

   “王子殿下啊……这宴会就算再好,也不会有美人鱼和天使前来啊!您就饶了老仆我吧……”

   “只是普普通通的宴会就好。这些天我想了想,也许童话都有所粉饰吧,可能我之前所追求的,在现实中并不存在……”

   他才不会说自己被海边那自称“美人鱼”的生物下了个半死。

   老仆怀疑鹤丸王子最近吃错了什么药,一下子就参悟到了人生真理,再三确认后立刻一口答应下来。

   宴会如期在夜晚举行,大厅内演奏着音乐,受邀来的贵族端着酒杯有说有笑,小姐们都身着美丽的礼服寻找自己的舞伴。鹤丸王子自然是这场宴会的焦点,许多美人都与他敬酒,费尽心机想让鹤丸注意到他们,从而登上公主的宝座。

   但鹤丸却对这场宴会提不起一点兴致,虽说有许多美人,但却丝毫没有打动这位王子。

   突然,大厅外产生了一阵躁动,鹤丸先是愣了半晌,意识到自己终于能从这枯燥的环境中找一点乐子,便向厅外走去。

   “这位先生,您没有宴会的邀请函是不能进来的,请您回去。”

   “我只是想找一个人罢了。”

   “您再这样争执不休,我们会使用强制的手段。”

   鹤丸走到门前,不经意间撞上了一对深蓝色的眼眸,一弯新月暗藏在其中熠熠生辉,他的心跳似乎是乱了拍子,连迈出哪只脚都想不清楚。

   “哦呀,那个人来了。”他与鹤丸四目相对,月光洒进了鹤丸淡金色的双眸,紊乱了这位王子平稳的呼吸。

   “让他参加这场宴会。”

5.

   两人静坐在花园的亭子里,良久后,鹤丸率先打破了这凝滞的空气:“请问您的名字是?”

   “三日月,三日月宗近。”

   美人的名字也美。

   “请问……那个……”鹤丸有些难以组织自己的语言,“我可以和你每天在这儿说说话吗?”

   这样不仅能更多地了解对方,还可以增进感情。鹤丸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。

   “哈哈哈,当然可以。”三日月笑着答应,“倒是怕麻烦鹤丸了。”

   “不麻烦,我还要谢谢三日月呢。”他侧过头,嘴角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。

6.

   从此,鹤丸王子和三日月每晚总会在皇宫里的花园见面,不过三日月待足一个小时就会回去。不仅如此,鹤丸还注意到一件事——三日月每次离开的方向都与正门相反。

   这勾起了鹤丸的好奇心,他企图让三日月待久一点,但都会被委婉拒绝。面对三日月这位王子总是会软下心,自然无法态度强硬地让他久留。

   一天晚上,鹤丸王子小心地追随着三日月的脚步从皇宫后门出去,走到海边。当看到三日月正脱去自己的衣物时,鹤丸不知所措地用双手捂住眼睛,过了许久才敢透过指缝观察他的一举一动。

   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——三日月的双腿渐渐化为深蓝色的鱼尾,细细的鳞片在月下反射出柔和的光斑。

   鹤丸的心里好似有数十头小鹿乱撞着,他摇了摇头,狠狠打了自己一下,鲜活的痛觉告诉他并没有在做梦。鹤丸的脑袋有些乱,他也不清楚童话到底孰真孰假了,不过这和三日月相比都不算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 “鹤丸王子,我知道您在。”

   三日月突如其来的话语让鹤丸吓了一跳,他拍了拍自己泛红的脸颊,走到三日月面前。鹤丸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,嘴唇不断重复着微微开合又轻轻抿起的动作,双眸不自觉地避开那人的目光,他也不清楚小到溜出皇宫大到搞砸宴会什么事都敢做的他,在三日月面前却有些手足无措。“三日月先生,不介意的话,请问可以和我交往吗?”

   那人眸中的深蓝融进了夜,隐匿在其中的淡金色新月直照到他的心底。

   良久,一丝温暖覆上了鹤丸微凉的唇畔。

7.

   次日,鹤丸扶着疼痛的腰挪到老国王面前坦白了一切,还不忘吐槽三日月的力气比他想象中大了多少多少。

   老国王搂着自己的小儿子差点心疼地哭出来,谈到这两人的婚事时表情可谓一言难尽。

   “还不是你,喜欢上谁不好,偏偏喜欢上了人鱼国的国王……”

   婚事取得了同意,鹤丸自然是高兴极了。可第二天他就对收回这个想法求之不得——在床上瘫了一整天的他只好无奈地感慨自己不坚定的意志。

   说到底都是三日月那张脸实在太蛊惑人心了。

   鹤丸只好咬着牙在心里给自己默默点了个蜡。

Fin.

写的比较匆忙(´゚ω゚`)

修改的时候对自己的渣渣文笔无力吐槽x所谓剧情全靠对话推进,而且全程瞎扯emmm

其实有一个设定没有交代好x就是人鱼变出腿是有时限的,私设一个小时左右,所以爷爷在花园待了一个小时左右就会离开w

哇实在太OOC了qwq

脑洞啥的是聊天的产物(超随意),童话风的第一次尝试|・ω・`)算是情人节小甜饼了x

评论-6 热度-25

评论(6)

热度(25)

©落子希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