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ess Game(棋局)【扑克设】2.

注!意!:这一篇是修改后的,原稿已删除。

第一章链接请走评论www

cp:菊耀、米英,请勿提及其他cp。

ps:这一章米英的存在感比较弱2333下一章戏份会多很多的!

写文复健期,幼儿园文笔,食用需谨慎。

——————
【肆】

     王耀的头因为酒精的作用而有些昏沉了,面颊泛着几分淡淡的红潮。他抬手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,脑海却仍然依稀地闪现着那个人的面容。

     那个陌生的、不带一丝温度的面容。

     他无力地笑了笑,眼前的一切都好似化开了一般渐渐模糊,最终归于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。
——————
【伍】

     我在训练营里,最先注意的便是他了。

     第一次远征训练前,大家都喝酒庆祝着,热血沸腾地谈论即将到来的考验,我喝得有些醉了,便去露台吹风。

     出乎意料的是那里竟还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 月光如水倾泻而下,流淌于那人的指缝间,他就静静地倚在围栏上,手里捧着一本不知名的书翻看着。

    怕是我的到来惊扰到了他,那人微笑着合书,眸光流转:“请问您是……”

     “王耀。”

     “在下名为本田菊,叫在下菊就好。”

     我这才打量起他来,一头短发,深黑色的瞳孔没有一丝波澜,脸色苍白如纸,那双骨节分明的手比起握剑,持笔倒更为合适,身子也是瘦弱得很,完全看不出来是军队的士兵,倒是有几分温润如玉的气质。

     “请问……在下能称呼您为耀君吗?”本田菊的话语沉淀在这夜色中。

     “称呼请随意,菊。”

     我想这大概就是初遇吧。之后我们也就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了,再后来……便成了恋人。不过令人疑惑的是,他向我表明心意时十分犹豫不决,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,后来又补上一句:“即使在下以后离开耀君,您还会和在下交往吗?”

     我一直没有明白这句话的含义。

     之后不久,红心国便与我国开战了,那是一场刻骨铭心的战争,我身后的刀伤也是严重得很,愈合后还是有一道狰狞的疤。不过,战争结束后,本田菊的名字是以“死亡”的消息报上来的。

    我想我明白那句话的含义了。

    后来的记忆实在是模糊在泪水中了。

    至于现在为何在红心国的典礼上见到那人……

     现在想来,那时的我并没有完全理解那句话的含义,现在也只是一知半解而已。

     我曾以为自己是了解他的。

     如今只觉滑稽可笑。
——————
【陆】

     “王耀先生好像睡着了呢。”

     “啊,那还真是……就由在下来安置耀君吧,还真是辛苦罗德里赫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 “感激不尽,那我就先离开了,晚安。”

     “晚安。”

    耳边隐约传来模糊的说话声,王耀眯了眯眼,太阳穴的刺痛让他只好继续趴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 不知怎么身子软绵绵的,什么气力都使不出来,垂下的手臂不小心碰倒了一个酒瓶,玻璃制品的撞击声有些刺耳。

     “耀君?”

     感到自己被谁拦腰抱起,后颈靠着的臂弯很是舒服。

     身子陷入了软软的床里,头痛缓解了些,王耀的意识终是有点清醒了。

     “唔……耀君真是……”本田菊偏头望着床上的人,笑容中带着几分宠溺,熟稔的呼吸声清晰地传进菊的耳畔。

      王耀缓缓睁开了双眼,起身就咳个不停。

      “耀君,有哪里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  王耀张了张嘴,沉默许久后还是把几年来所有的疑问都咽回了肚子里:“谢谢关心,并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  “耀君还是先睡吧,明日还要启程回国,自然需要养精蓄锐。”

     “嗯,晚安。”

      门外似乎有浅绿色的光芒微微闪烁,随即又暗淡下去。
•    •   •   •   •   •
*十分钟前

     罗德里赫几乎是以他最快的速度飞奔到302号房的。

     “进展如何?”

     “进展顺利,本田菊正抱着王耀上楼,请问您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 “把这个记忆纸符贴在他的房门上,想办法用魔法隐藏起来,这将成为我们制胜的利器。”

     “是。”

     “我要亲手将阿尔弗雷德挫骨扬灰。”紫色眼眸在暗夜里闪过一丝狰狞的光。

•   •   •   •   •   •
  *走廊

     “卢西,3楼巡查完了吗?”费里西安诺往上提了一下衣领,神情显得有些困乏。

     “嗯……只是有些情况需要您亲自前去了解。”

     “顺便执行B计划吧,今晚是接近王耀的最后机会。”费里的语气仿若千年不化的寒冰,这让卢西的双肩不由得一抖。

     卢西指了指301号房门:“我方才在门外听到了皇后的说话声,绝对没错。”

     “皇后这么晚了怎么会在王耀的房间?”

     “据属下了解,皇后曾经去黑桃国的军队当过一段时间的情报员,窃取黑桃国的情报,后来触犯条规被召回以及您强制对其使用那个,好像都是因为某个人。”

     “你的意思是……王耀就是那个人么。”

     “正是此意。所以,我认为执行B计划会有些困难……”卢西摊手道,“303号房的亚瑟正是虚弱的时候,不如转移对象……而且,皇后的事情要想办法告诉国王才行。”

     费里点了点头,指甲用力地嵌入肉里,双拳颤抖着。

     王耀,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。

     “开始吧。”费里的神情隐匿在无边的夜色里,让人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 卢西把佩剑插进地毯,闭着眼念了一串咒语,脚下微微泛起红光。

     光芒渐弱,卢西缓缓睁眼,语气有些无力:“能行,只是效果维持不了多久,要快。”

     费里西安诺轻轻推开门,阿尔弗雷德的旁边躺着熟睡的亚瑟,他眉间紧促,脸色苍白得不似常人,状态看起来十分差。

     卢西走近去,把手贴在亚瑟左胸心脏的位置,接着发狠地握紧了拳,手猛地往上一提,刺眼的祖母绿色光芒从亚瑟的胸口喷薄而出,接着形成了一个球状的结界。

     卢西的手上燃起了火红的焰光,他把手伸进那结界里去,球状的结界瞬间被染成刺眼的橘红,接着又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 “成功。”

     费里颔首,转身走出房间。
•   •   •   •   •   •
*302号房

     伊万伏在窗前,嘴角勾起一抹狠戾的笑容,凄冷的夜色在他的瞳仁中闪烁,随即便沉淀了下去。

     “王耀,今晚就是你身败名裂之时。我到还要看看你们这奄奄一息的黑桃国能坚持多久,呐呐,真是有趣。”

      身影融入一片毫无血色的黑暗。
——————
【柒】

*会议厅

     “如此轻率地与我国结盟,我绝对不同意。况且就算与贵国达成协议,对我们也没有任何好处。”

     “我想您最好听一下这张记忆纸符中的内容。”伊万冷笑着将面前的纸符推给路德维希,“到时候决定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 纸符中赫然是王耀与本田菊的对话。

     “这是昨天晚上在王耀的房间录到的内容,至于本田菊深夜为何在王耀的房间……”

     路德微微皱眉,本田菊之前还是情报员时发生的事他自然是有所耳闻,如今的事也算是意料之中,背叛也是迟早的事吧。

       不如利用这一点一举歼灭。

      “好,我宣布从今日起直到黑桃国灭亡期间,红心国正式与梅花国结成同盟。”
•   •   •   •   •   •
*午宴后   会议厅

     阿尔的手指交错着叠放在桌上,他清了清嗓子,强压着心中的怒气:“贵国国王、皇后和骑士长一起出面商讨事宜还真是少见,我等倍感荣幸呢。所以,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 “那我就直说吧。之前我们红心国经常打扰贵国边境,对此我们道歉。现在我国皇后刚上位,想与贵国商讨一个协定——我们停止对贵国的试探性攻击,但贵国需要答应我们一个条件,仅此一个。”路德微笑着递过一份文件,语气十分诚恳。

     阿尔只是扫了一眼文件手就重重拍到桌子上:“这种明显你赚我赔的文件绝对不签字,贵国的目的还真是露骨得过分了!”

     王耀狠狠按下阿尔的肩,看到文件的内容手却没了气力,一股怒火从心中燃起。

     他正欲爆发之时,听到了费里西安诺的声音:“王耀,我劝你签了这文件。”

     王耀回过头,反驳的话差点就脱口而出,可他却惊讶地发现费里发出声音时嘴唇竟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 “我现在只是与你一人用心念交谈。王耀,昨晚本田菊在你的房间,不是吗?我和卢西可是一清二楚。很简单,如果你想让本田菊过得安稳,就签了这份文件,不然……”

      王耀的眼瞳剧烈颤抖着。

      “红心国皇后被黑桃国骑士长残忍杀害的新闻将传遍扑克大陆,到时候挑起战争也是理所应当。”

      “怎么,想硬碰硬吗?”

      王耀咬着牙坐了下来,握笔的手完全不受自己控制,抖得厉害。

      “王耀?你疯了?”

     “阿尔,签了这份文件。相信我,以后自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 “别开玩笑了,你能有什么办法!”

     “阿尔弗雷德•F•琼斯!你没有看到会议厅周围梅花国的士兵吗?!”

      阿尔被王耀坚决的态度吓了一跳,事实上王耀也被自己吓着了,他以前从未此般顶撞过阿尔,而如今扯上了本田菊……

      阿尔将文件摔到桌子上,他觉得刚才的一切都仿若一场梦。

      文件上署名的墨迹还未干透。
——————
【捌】

*五年后    红心国

      “尚未稳定的红心国已经成为过去,今日吾等将踏出这片国土,描绘红心国发展的蓝图!吾等的血液皆流淌着战意,红心国的疆域将由吾等来开拓!勇敢的战士们,这是向国家显示汝等忠心的时刻!”路德维希的声—音在广场上回响着,下面传来一片沸腾的呼声。

      他微笑着将手中的文件撕成两半,连同三个名字一起。

     “向黑桃国进发!”
——————
【玖】

     银发男人不屑地轻哼一声,嘴角溢满了得逞的笑意,将手中黑色“马”狠狠砸在棋盘上。

     “你必输无疑。”

      对面那人海蓝色的眼眸闪过星点的戾气,抿嘴微微一笑:“那还不一定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某幼儿园文笔写手的废话:

整个中篇的扑克私设是没有现代科技的,大概只有冷兵器和魔法之类的。

*耀君背上的伤疤与费里对小菊强制使用“那个”有联系,现不作透露,不过解释的话还要过很多章才会引出来。

*每隔几章出现有关下棋的描写有关整个世界观的设定,总而言之现在不会透露啦www

今天就不更新段子了,本来打算下午写的,然而下午出门了ヘ(;´Д`ヘ)而且明天还要补课,过两天发吧,打算写一个极东的段子和一个soramafu的段子,极东的话应该是一个系列吧,透露一下是小菊设定是幼儿园老师
|・ω・`)

以上(「・ω・)「感谢阅读

评论(1)

热度(14)

©落子希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