落子希

落水三千,闲听花落无声。

这里学生狗一只,文笔幼儿园阶段,偶尔发一下手绘。杂食,主要萌的圈子有:APH圈极东主菊耀,偶尔带味音痴玩多米英;N站唱见圈空围主そらまふ;冰上的尤里圈主维勇;全职高手圈主叶黄;文豪野犬圈主太敦;代号D机关主佐三和甘波;刀剑乱舞圈主三日鹤和清安……(啊以上所有cp都会写文,不过产粮最多还是极东www)

QQ名和ID一样,欢迎来玩~

以上(๑˙ー˙๑)

超超超大的flag

暑假七月周更,八月日更。

主要cp:菊耀,そらまふ,叶黄,太敦,维勇,佐三(还可能有三日鹤和清安)。

(๑˙ー˙๑)我已经是个废人了……去复习了……

(吓/感觉补救不回这么大的flag)

哦对了那个Chess  Game第二章会重写,之前老司机的段子会修改(自己都不知道写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233)

顺便……列表有小伙伴萌太敦吗来扩列啊qwq沉迷太敦无法自拔中_(:з」∠)_

Chess Game(棋局)【扑克设】2.


第一章链接请走评论ԅ(¯ㅂ¯ԅ)

——————
【肆】

     王耀的头因为酒精的作用而有些昏沉了,面颊泛着几分淡淡的红潮。他抬手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,脑海却仍然依稀地闪现着那个人的面容。

     那个陌生的、不带一丝温度的面容。

     他无力地笑了笑,眼前的一切都好似化开了一般渐渐模糊,最终归于一片深不见底的黑暗。
——————
【伍】

     眼前的人唇瓣微抿着,嘴角向上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,向他伸出了手:“初次见面,在下是本田菊,以后的日子还请耀君多多指教了。”

     阳光的颜色此时绚烂得有些不真切,他看到菊的眼中折射出了温度,那暖光好像穿过他的面容一般,显得有些透明。王耀产生了一种奇怪的错觉,他仿佛看到菊坐在一架铺满纯白色羽毛的钢琴前,弹出了一个简单的音符。

     那笑容就像纯白的羽毛染上些许樱花的粉,跌落在自己心间,又轻抚而过。

     王耀怔了怔,握住了菊的手。

     【你连指尖,都泛起好看的颜色。】

     那是他们还只是普通的士兵,怀揣着当上骑士长的梦想聚到了一起,每天嬉笑着细数满天繁星。

     直到——

     那天。

     王耀记得那天他在床头发现了谁留的信,王耀记得那天他在梦里呼喊着谁的名字,王耀记得那天他在夜里想起了谁的面容……

    啊啊,那个人就这么离开了,什么也没有留下,相处的记忆也只是如同镜花水月般虚幻吧。

    可笑的是,今天却在这个地方又见到了那人。

    已经是皇后了呢,真是讽刺。

    眸中积满了什么液体的温度,脸颊却是一片冰凉。

    …………

     “王耀先生好像睡着了呢。”

     “啊,那还真是……就由在下来安置耀君吧,还真是辛苦罗德里赫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 “感激不尽,那我就先离开了,晚安。”

     “晚安。”

    耳边隐约传来模糊的说话声,王耀眯了眯眼,太阳穴的刺痛让他只好继续趴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 不知怎么身子软绵绵的,什么气力都使不出来,垂下的手臂不小心碰倒了一个酒瓶,玻璃制品的撞击声有些刺耳。

     “耀君?”

     啊啊,多么熟悉的声音啊。

     “还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 感到自己被谁拦腰抱起,后颈靠着的臂弯很是舒服。王耀的左手抓住本田菊衣服的褶皱,脸颊靠在菊的前胸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 感到前所未有的舒适与安心。

     身子陷入了软软的床里,头痛缓解了些,王耀的意识终是有点清醒了。

     “唔……在下给耀君擦一下脸吧,唾液都流出来了呐……”本田菊偏头望着床上的人,笑容中带着几分宠溺,熟稔的呼吸声清晰地传进菊的耳畔。

     转身正欲走进浴室时,菊感到自己的袖口被谁揪住,他转过头,王耀琥珀色的眸子直直盯着他,眼里亮光流转,最终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 “呐,小菊今天宴会上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呢……为什么当初要走呢……为什么要来当红心国的皇后呢……”

     本田菊的嘴张了张,最终仍是没有任何内容从中吐出。

     “告诉我啊本田菊!为什么啊!!!你告诉我啊!!!”袖口被捏得更紧了,王耀的泪水留得满脸都是,声音几近嘶吼。

     “为什么啊……”袖口又在一瞬间被他放开,本田菊沉默地低下头,黑色的刘海让人无法看到他的表情。

     “我——”

     话语被强行打断,本田菊把王耀重重压在床上,眸中透出几分情/欲。这是一个很深的吻,津/液交换,本田菊发狠地吸/吮着王耀的唇,直到王耀的眼中盈满水/雾。

     “小菊……”

     “耀君,很快就好了……”本田菊轻啄了一下王耀的嘴角,身子有些微微发烫。

     “嗯……唔……小菊……疼……”

     “耀君……”

     本田菊知道自己已经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 只有今夜,他朝思暮想的王耀,是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与此同时      走廊——

     “卢西,3楼巡查完了吗?”费里西安诺往上提了一下衣领,神情显得有些困乏。

     “嗯……只是有些情况需要您亲自前去了解。”

     “顺便执行B计划吧,今晚是接近王耀的最后机会。”费里的语气仿若千年不化的寒冰,这让卢西的双肩不由得一抖。

     卢西指了指301号房门:“我想您最好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一下里面的动静。”

     费里西安诺自然是照做了,他隐约听到粗重的喘/息声,衣服摩擦的声音和……细微的水声。

     “我认为执行B计划会有些困难……”卢西摊手道,“303号房的亚瑟正是虚弱的时候,不如转移对象……”

     费里点了点头,指甲用力地嵌入肉里,双拳颤抖着。

     王耀,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。

     “开始吧。”费里的神情隐匿在无边的夜色里,让人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 卢西把佩剑插进地毯,闭着眼念了一串咒语,脚下微微泛起红光。

     光芒渐弱,卢西缓缓睁眼,语气有些无力:“能行……只是效果维持不了多久,要快点。”

     费里西安诺轻轻推开门,阿尔弗雷德的旁边躺着熟睡的亚瑟,他眉间紧促,脸色苍白得不似常人,状态看起来十分差。

     “小心为上。”

     卢西走近去,把手贴在亚瑟左胸心脏的位置,接着发狠地握紧了拳,手猛地往上一提,刺眼的祖母绿色光芒从亚瑟的胸口喷薄而出,接着形成了一个球状的结界。

     卢西的手上燃起了火红的焰光,他把手伸进那结界里去,球状的结界瞬间被染红,接着又恢复原状。

     “成功。”

     费里颔首,转身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与此同时      302号房——

     伊万伏在窗前,嘴角勾起一抹狠戾的笑容,凄冷的夜色在他的瞳仁中闪烁,随即便沉淀了下去。

     “王耀,今晚就是你身败名裂之时。我到还要看看你们这奄奄一息的黑桃国能坚持多久,呐呐,真是有趣。”

      身影融入一片毫无血色的黑暗。
——————
【陆】

     王耀翻了个身,在鸟鸣声中悠悠转醒,映入眼帘的却是本田菊的面容。

     “耀君,早安。”

     眼前的人笑着摸了摸他的头,王耀愣了一会儿,隐约忆起昨晚的画面,脸“腾”地一下就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  “耀君害羞的样子都这么可爱啊。”本田菊的言语中溢满了温柔,他收敛笑容站起身,“在下就先走了……耀君洗漱完了就和琼斯先生和柯克兰先生去会议厅吧,本国有事与贵国相商……”

      本田菊轻轻关上门,终于无力地滑坐到了地上:“对不起……耀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10分钟后    会议厅——

     阿尔的手指交错着叠放在桌上,他清了清嗓子,强压着心中的怒气:“贵国国王、皇后和骑士长一起出面商讨事宜还真是少见,我等倍感荣幸呢。所以,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 “那我就直说吧。之前我们红心国经常打扰贵国边境,对此我们道歉。现在我国皇后刚上位,想与贵国商讨一个协定——我们停止对贵国的试探性攻击,但贵国需要答应我们一个条件,仅此一个。”路德微笑着递过一份文件,语气十分诚恳。

     阿尔只是扫了一眼文件手就重重拍到桌子上:“这种明显你赚我赔的文件绝对不签字!贵国的目的还真是露骨得过分了!”

     王耀狠狠按下阿尔的肩,看到文件的内容手却没了气力,一股怒火从心中燃起。

     他正欲爆发之时,听到了费里西安诺的声音:“王耀,我劝你签了这文件。”

     王耀回过头,反驳的话差点就脱口而出,可他却惊讶地发现费里发出声音时嘴唇竟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 “我现在只是与你一人用心念交谈。王耀,昨晚的事我和卢西都一清二楚。很简单,如果你想让本田菊过得安稳,就签了这份文件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  王耀的眼瞳剧烈地颤抖。

      “红心国皇后被黑桃国骑士长残忍杀害的新闻将传遍扑克大陆。”

      “你是想和我们斗个鱼死网破还是互‘惠’互‘利’?”

      王耀咬着牙坐了下来,握笔的手完全不受自己控制,抖得厉害。他轻轻写下自己的名字,眸光闪烁。

      “王耀?你疯了?”

     “阿尔,签了这份文件。相信我,以后自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 “别开玩笑了!你能有什么办法!!!”

     “阿尔弗雷德•F•琼斯!!!你没有看到会议厅周围梅花国的士兵?!我说了日后自有办法!!!”

      阿尔被王耀坚决的态度吓了一跳,事实上王耀也被自己吓着了,他以前从未此般顶撞过阿尔,而如今扯上了本田菊……

      阿尔将文件摔到桌子上,他觉得刚才的一切都仿若一场梦。

      文件上署名的墨迹还未干透。
——————
【柒】

      十年后。

      红心国。

      “尚未稳定的红心国已经成为过去,今日吾等将踏出这片国土,描绘红心国发展的蓝图!吾等的血液皆流淌着战意,红心国的疆域将由吾等来开拓!勇敢的战士们,这是向国家显示汝等忠心的时刻!”路德维希的声音在广场上回响着,下面传来一片沸腾的呼声。

      他微笑着将手中的文件撕得粉碎,连同三个名字一起。

     “向黑桃国进发!!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感觉水了一篇???

啊啊啊啊写黑化好带感啊!!!

其实后面剧情还有一堆但是懒得码了_(:з」∠)_

可能大家有一个疑问?那就是耀君和阿尔吵的时候说外面有梅花国的士兵。没错没错红心国和梅花国结盟了www后文会有相关回忆杀ԅ(¯ㅂ¯ԅ)

偷懒了对不起大家,那就放一点预告吧
|・ω・`)

以下是预告内容。

到时候写到这些片段应该会有改动,预告只是随心写写(●—●)

————

“费里西安诺!!!”王耀怒吼着拔出腰间的佩剑向他刺去。

费里的嘴角勾起一抹狰狞的笑容,他的手中喷薄而出一团灼热的烈焰,随即那烈焰变成一支长枪的模样直击王耀心口。

亚瑟的眼神凌厉如刃,他的左手使劲一甩,绿色的防御阵和那抹火红自空中炸裂开来。王耀抓住空当便是一个突刺,可却未能看见那人的身影。

避开了?!

他感到自己的双膝被一个极强的引力压制住,狠狠地跪在了地上,无论如何挣扎都是徒劳无功。

费里一脚踢上王耀的脸,表情越发狰狞,他抽出背后的剑狠狠扎进王耀的膝盖骨,这让王耀本能地发出嘶哑而痛苦的呻吟,血液直溅到他的裤腿:“是不是要让我来教你如何卑躬屈膝?!!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啊啊啊啊啊——”亚瑟蜷着身子倒在地上,痛苦地喊叫着,他感到自己的心脏好像破碎般一阵刺痛,有一种力量正从身体中流失。

“亚瑟!!!!!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弗朗西斯眉宇间带着几分浓重的戾气:“看来就要轮到哥哥我出场了呢。”

语气冷若冰霜。
——————
银发男人不屑地轻哼一声,嘴角溢满了得逞的笑意,将手中黑色的“马”狠狠砸在棋盘上。
——————
预告完毕就这样了www在下终于更文了夸我夸我(bu)(づ ●─● )づ

比心心~

注意:这一篇暑假会重写会重写会重写!!!

勾搭到了陆离太太!!!!!!

聊了一个半小时的叶黄www

他们怎么这么美好啊qwq

震惊! 我的舍友是老司机(菊耀•HE)

学生设定,瞎码的一个小段子混更。
毫无文笔可言(●—●)大家就凑合着吃糖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王耀把手中的抹布放下,叹着气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。

      今天是宿舍大扫除的日子,自己的舍友本田菊因为身体不适不能参加劳动,打扫的重担也就到了他王耀的身上。

     说什么身体不适,实际上就是出去和他吃东西吃坏了肚子嘛!令王耀更气的是,本田菊出去吃还花的是他王耀的钱!

     哦老天爷我诅咒本田菊下辈子患上厌食症!

     王耀越想越气,想着给本田菊一些惩罚。忽然,他的视线扫到了菊的抽屉。

     “这个抽屉小菊平常都不让我碰的,里面到底装着什么呢……”王耀托着腮想,好奇心趋使他轻轻碰了碰抽屉的把手,想到什么又把手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  一番纠结后,王耀还是一只手遮着眼睛,另一只手猛地拉开了那个神秘的抽屉。

      他双眼微眯,视线透过指缝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抽屉里的内容。

      唔……也没有什么嘛,只是一些图册之类的?

     王耀随手拿了一本翻开来看,几秒后“啪”的一声合上了图册,将它胡乱塞进抽屉里,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。

     那些不堪入目的画面让他感到无比羞耻,作为学生会长王耀决定抽一天和本田菊谈人生谈理想。

      啊啊啊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菊!!!

      “欸?耀君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 本田菊站在门外敲了敲门框,歪着头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  “啊……是小菊啊!没……没什么!肚子还痛吗?快……快去休息吧!”王耀红着脸就把本田菊往寝室里推,神情十分不自然。

     “欸……耀君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  本田菊愣了几秒,突然就反应过来,紧紧抓住王耀的手臂,笑容很是和善:“呐呐,耀君是看了在下的抽屉吗?”

    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被发现了!!!

      王耀一脸生无可恋,正想着怎么解释然后开溜,本田菊又一字一句地说道:“耀、君、不、要、溜、哦,在下想向您请教一个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请问怎么和耀君做上面的事情呢?”

      “欸?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END——

突然刹车/后面请自行脑补😂

盘算着考完期中再更中篇,大概下个星期会更吧,大概……

就这样吧2333感谢食用

注意:这一篇暑假会修改会修改会修改!!!!

     

     

そらまふ的日常小甜饼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
     比较神奇的产物???

     论脑洞的由来……刚刚边看空围的文边挖耳朵,于是产生了这个段子……

文笔是什么,可以吃吗???

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 “痛い痛い痛い……そるらさん轻一点啦……”まふ缩了一下身子,手指紧紧捏住そるら裤子的褶皱,吃痛地倒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 “忍一下就好了。”そらる有些无奈地放下耳勺,轻轻摸了摸侧躺在他腿上的まふまふ的发顶,随即对那人连哄带骗,“挖完了耳朵带まふ去吃好吃的好不好?”

     “唔……そらるさん要说话算话……”まふ嘟起嘴,用软绵绵的拳头砸了一下そらる的大腿以表示不满。

     因为这样就看不见そらるさん的脸了啦!

      まふまふ把后半句话吞进肚子里,小声说了一句“好气哦”才闭上嘴。

      5分钟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  啊啊啊そらるさん怎么还没完啊我都要等死了啦!

      10分钟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  “好了。”そらる用棉签清理了一下まふ的耳廓,摸摸まふ的脸就把他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  “そ!ら!る!さん!吃!东!西!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 于是去饭店的路上まふまふ盯着そらる的脸看了半天,这让そらる浑身不自在:“まふまふさん有什么事吗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补看的!”まふ的脸一下子通红起来,转过头去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  这让そらる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  “まふさん今天没吃药吗?”

      “そ!ら!る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END——

嗯这一篇暑假会修改……毕竟是才入圈的产物(๑˙ー˙๑)

    

Chess Game(棋局)【扑克设】1.

*本文为黑塔利亚扑克设同人文,BE,全员向,中篇。主要cp:菊耀,米英。如有雷者请绕道,谢谢。另,在下小学生文笔,食用须谨慎。

OK?

——————
【零】

     “下一盘棋?很久没玩了呢。”

     银发男人勾起一个猖狂的笑容,指骨有节奏地敲打着桌子,暗红色的眸子深不见底,读不出任何情愫。

     “也不过才50年罢了。”另一个人捋了捋额间金色的刘海,海蓝色的双眼闪烁着点点幽暗的光,“不过……既然你想,我便奉陪。”

     银发男人从沙发上起身,将右手戴着的皮质手套摘下,拾起一枚黑色的棋子。

——————
【壹】

     王耀将手中的长剑收入剑鞘,紫色的披风轻轻飘起,黑色皮靴踩在大理石地面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 “琼斯。”他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琥珀色的眸子里透着几分不寻常的凝重,“我想今天的事宜有必要和你亲自谈谈。”

     阿尔弗雷德抬手扶了扶眼镜,那犹如深蓝色宝石般璀璨的双眼此时却有些慵懒,皮肤因为近日的过度劳累而隐隐染上些鸦青色,他的嗓音略微嘶哑:“什么事?就在这里汇报吧。”

     “第一,红心国又对我国边境城镇进行了袭击,损失较为惨重。”王耀的神色隐藏在硕大的帽檐下,显出几分刺骨的阴翳,“这么猖狂……恐怕是因为皇后几次重大活动都没有出席,让他们起了疑心。”

     阿尔眸中锐利的神色渐渐黯淡下去,取而代之的是满眼的心疼,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着:“亚瑟他……还是没有任何好转迹象……红心国如果把事情闹得越来越大,我们恐怕只能被迫迎战了……”

     王耀脸色极差,他咽了口唾沫,指骨已被捏得泛白:“第二……明日,红心国的新皇后即将登位……这是他们的骑士长——费里西安诺•瓦尔加斯送来的请帖。”

     “该死的……”阿尔的左拳狠狠砸在王座的扶手上,泛起猩红的双眸隐匿在镜片反射的光亮中,愈发猛烈地燃烧着。

     “皇后他……”王耀低下头,语气很是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 沉默。

     过了好一会儿,阿尔才颤抖着从齿缝中挤出几个音节:“……亚瑟这次看来是非去不可了,你一定要护好他的安全……”

     “是。”王耀好像松了一口气,又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转身走向厅外,脚步非同往日般显得沉重而又有力。

——————
【贰】

     浩浩荡荡的车马阵有序地驶出了黑桃国的城门,卷起漫天烟尘,在阳光下闪烁着暗金色的光。

     “驾!”王耀重重挥下马鞭,骨节分明的双手紧握缰绳,双眸射出一道冷冽的寒光,使得周围的空气都泛起凉意。

     他迅速赶到队伍的最前面,阿尔刚安顿好亚瑟,神情有些疲惫。

     虽说阳光正好,亚瑟却是浑身无力地趴在马背上,他的眉间渗出细密的汗珠,睫毛轻轻颤抖着,整个人仿佛一碰就会消散似的。

     王耀瞥了瞥阿尔,眼底是藏不住的无奈,他故作轻松地说道:“阿尔弗雷德,你倒是快一点啊,这队伍的行进速度简直和乌龟有有得一拼。”

     阿尔的语气中透着几分笑意:“那你就先去前面啊,话说这种让我转移注意力的方法倒也太苍白无力了些吧,耀。”

     “果然被看出来了呢。”王耀勉强扯出一个笑容,扬鞭而去,滚滚烟尘让阿尔不得不眯起双眼。

     “喂——”阿尔轻轻拍了一下马身提速,“跑慢点——我有事和你商量——”

     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。

     “王耀?”阿尔提高了声音,却仍是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 远处隐约传来一声马的悲鸣。

     阿尔的瞳孔猛地睁大,他连忙喊醒亚瑟,飞快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 “耀!!!”阿尔弗雷德面对刺眼的红光,小臂半遮着双眼。

     王耀正处在一个巨大的魔法阵中央,马的下身已经石化而不能动弹。“该死……我的脚……”他抽出腰间的佩剑,正欲向下砍去。

     突然,一道绿色的亮光撕裂烟尘,在王耀下方又形成了一个法阵,红色的光芒渐渐变淡,进而了无踪迹。“亚瑟?!你怎么……”王耀有些吃惊,“你的病还未痊愈,太乱来了!”

     亚瑟缓缓睁开清冽的冷绿色双眸,身子虚弱地晃了晃,差点栽下马背,嘶哑的嗓音有些颤抖:“倒是你……一个人跑来前面,到底是谁乱来啊……”

     阿尔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,语气带着几分凝重:“红色的法阵……看来是红心国的人布下的。故意在去红心国的必经之路上设陷阱,估计是准备对我们三个下手。嘁,到了红心国要好好找他们算笔帐了。”

     王耀点了点头,正欲回话,一声突兀的沉闷声响传来。

     “亚瑟!!!”

——————
【叁】

     历经了一整天的长途跋涉后,黑桃国的队伍终于到达了红心国王都。此时正值午后,阳光慵懒地照着,费里西安诺倚在墙头,琥珀色的眼眸半眯着,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。
 
     当黑桃国的车马出现在远处的地平线上时,费里的双眼倏地睁大,眼球微微震颤着,脸色也阴沉了下来,随后便挂上了招牌式的天真笑容。

     他仔细观察了队伍,看到不省人事的亚瑟时,心里多多少少有几分庆幸。费里弯下腰,一言一行都显得十分得体,让人找不出一丝纰漏:“红心国骑士长费里西安诺•瓦尔加斯在此恭迎黑桃国诸位的到来,有失远迎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 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,怀里亚瑟的体温高得微微烫手,这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慌乱。

     费里做出一个“请”的手势,红心国国都的城门缓缓打开,众人将车马安定好后,就来到了举行皇后登位大典的场地。

     绿茵草坪上铺着暗红色的地毯,用餐的木桌以喷泉为中心环绕在周围,正前方便是宏伟的红心国城堡,各国的达官贵人都聚集于此,愉快地说笑着。

     “这是三位的坐席。”费里微笑着带领阿尔、亚瑟和王耀来到宴席中央,“如果有什么需要,可以咨询我们的仆人,必要时也可以联系我。祝诸位玩得开心!”他挥了挥手,转身走到城堡背面的角落。

     角落里有一个穿着斗篷的人影,费里背对着他,语气冰冷得仿若高山上千年不化的积雪:“卢西,A计划失败,现在施行B计划,务必时时刻刻盯紧他们。”

     “是,长官。”角落里的人影微微颔首,嘴角咧开一个狂妄的笑容,“请您放心,王耀他们活不过今天。”

     “那就拜托了。”费里西安诺稍稍攥紧了双拳,又恢复了往常的笑容,走进宴会厅。

     “今天是红心国历史上的一个神圣的日子。”身穿黑袍的神父展开双臂说道,“我国空缺多年的皇后之位即将被填补,让我们用最激动的心情迎来红心国国王路德维希•贝什米特和即将成为我国新皇后的本田菊两位步入殿堂!”

    正在众宾客鼓掌之际,王耀的身躯却条件反射地一颤。

    本田菊?!

    他揉了揉自己隐隐发痛的太阳穴,极力否定自己的想法。菊怎么会到红心国当皇后呢……就算多年没有联系了,这种可能性也近乎于零……自己肯定听错了吧。

     然而接下来的一切无情地将他的想法全盘否定。

     路德维希穿着红色的礼服,牵起一旁身着华丽长裙的人的手,向宴席中心走去。

     本田菊正面无表情移着步子,死寂的黑色眼眸很是空洞,他无意间瞥到了王耀,眼神却陌生得不带任何温度。

     王耀拿着高脚杯的手止不住地颤抖着,他的双眼死死地盯住本田菊,僵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 路德和菊来到喷泉旁,他单膝跪下,将红心国皇后的戒指戴在本田菊的无名指上。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,王耀却沉默着垂下眼帘,嘴唇被咬得泛白。

     “耀,怎么了?脸色这么差……”阿尔偏头看着王耀,神色透出几分担心。

     “没什么……只是有些累了。”他有些吃力地张嘴,声音抑制不住地颤抖。

     “那……待会儿仪式结束了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 也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,仪式终于随着低沉的钟声落下了帷幕,乐队奏起了欢快的音乐,众人也开始了宴会。王耀穿过密集的人群,靠在宴会厅的窗边喝起了红酒。

     “呐,要试试我们梅花国有名的伏特加吗?”一个软糯的声音在王耀耳边化开,他转过头,梅花国的国王正对他微笑着。

     “失礼了,布拉金斯基先生。”王耀弯腰行了一个礼。

     “直接叫我伊万就好了。”他笑着递给王耀一杯伏特加,手指在杯口不经意地抹了一圈,“尝尝看?”

     “谢谢。”王耀接过伏特加一饮而尽,“味道很不错呢。”

     “那就好。”伊万的嘴角微微咧开,他转身正欲离开,“玩得开心!”

     王耀颔首,眼神阴郁地望向窗外。

     伊万走到另一个大厅,背靠着墙壁,小声道:“已经成功了,想办法把本田菊引到王耀身边去。”

     “是。”罗德里赫靠在墙的另一边,抬手压低了帽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未完待续——

*脱更这么久真不好意思≥﹏≤这个预计是中篇,大概一个月更两次吧,遇到特殊情况(例如考试)会和大家说的。耀君和小菊的关系是在下的私设,下一章米娜桑就明白了╮( ̄▽ ̄)╭清明节懒癌,写完作业玩了半天游戏才更文,果咩(土下座/)。

把自己画过APH的图都放出来吧,真心没几张,毕竟没什么时间2333

在下渣画技,献丑了-_-||

另,最后一张因为反光问题,勇洙衣服的阴影不明显,衣服上的颜色太亮了。

默默拖更的在下不知道清明节亲们想吃刀子还是糖呢www

菊耀壁咚欢脱小段子

     本田菊的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神情,他的左膝压住王耀的腿,右手重重往墙壁上一撑,笑容带着几分不寻常的痞气。他偏头望着眼前不知所措的人儿,鼻息不均匀地洒在王耀的皮肤上。

      “怎么,还想反抗在下么?”菊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玩味。

      王耀的双颊泛起几抹潮红,他眨了眨眼,有些尴尬地回应道:“呐,小菊,就算壁咚……你的头也只是和我的胸口一般高啦……”

       本田菊愣了愣,脸红地快要滴血,他强行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愤怒,身子把王耀又往里面抵了抵:“壁咚身高不够的话……床上不就好了么。这么快就不痛了?那今天晚上就再做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  “欸?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END——

(请自行脑补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不可名状的事😂)

*深夜爆肝……更一个段子好了……
在下要月考了,估计下次更文会在三月末四月初吧,实在对不起大家(土下座/)。考完会努力产粮的!

    

病(菊耀•HE)

*本文为菊耀向同人文,病人菊x医生耀,HE,在下小学生文笔,食用须谨慎。

〔壹〕

     王耀轻轻推开病房的门,白大褂随风轻轻飘起,在夜色中染洇开来。

     又是哪位粗心的护士没有关窗,病人感冒了可怎么办。

     他黛色的双眉微蹙,眸间满是担忧的神色。王耀绕过病床关窗,将折来的几枝樱花插到玻璃瓶里之后,才小心翼翼地坐到床上,生怕惊醒了安眠的人儿。

     病房里弥漫着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,空荡荡的房间里,心跳监测仪的工作声很是刺耳,本田菊静静地躺在床上,身上染着樱花的淡淡香气,睫毛上晕开一层水雾,闪烁着点点星光。他的肤色很是苍白,没有一点血色,青色的血管在几近透明的皮肤下一清二楚,暗红的血液又缓缓流淌在微透明的血管里,仿佛下一秒就要消散在空气中似的。

     王耀默默地注视着本田菊,眸中溢满了温柔与心痛。他用手顺了顺菊额间的黑发,触到本田菊冰冷的肌肤,葱玉色的指尖不禁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 他已经沉睡很久了。

     可菊并不是植物人……对于心脏病患者来说,半年不醒几乎是个特例,他沉睡的原因现今仍是无从得知。

     半年了,菊的亲戚朋友却从未来过。

     还记得半年前,是王春燕小姐把他带来的。春燕的神情很是急切,她甚至是拦腰抱起他一路跑到医院的。

     “我并不认识本田先生,只是早晨在公园散步的时候发现他倒在樱花树下,就过去看了看,突然就发现本田先生没了呼吸,差点儿吓死我。”王春燕琥珀色的眸子很是好看,她拢了拢耳旁的几缕黑发,正慢慢地向王耀讲述事情的经过。

     王耀当时把本田菊抱去手术室时,菊的骨头硌得他小臂微痛,那人出乎意料得轻,好像耀的胳膊上是一片虚无幻象。

     王耀的神情有些恍惚,他的指尖散乱地敲打着桌面:“有他家人的联系方式么?”

     王春燕摇了摇头,轻轻叹了一口气:“本田先生的手机里没有任何电话号码或者短信,完全找不到联系方式呢……”

     王耀无奈地对她笑笑:“春燕小姐就先回去吧,我会照顾好菊的。”

     “谢谢!”春燕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,脸颊上的酒窝溢满了暖阳般的明媚春光,“那么王先生,下次再见呢。”

     直到她浅浅的身影消失在阳光下,他才缓缓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 “本田先生看样子是很喜欢樱花的呢……一定是个温文尔雅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  王春燕曾经这么说过。

      嗯,的确是个这样的人呢。

     王耀轻轻握住本田菊冰凉的手,眼角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 “呐,菊,今晚的月色真美。”

      他将自己的唇小心地碰了碰那人的嘴角,转身走出病房。

     月光流转,一切又回归寂静。

     只是病床上安眠的人儿睫毛颤了颤。

〔贰〕

     不知是因为同情心还是其他的点点情愫,王耀对本田菊总是格外在意。

     ……一种很微妙的情感。

     王耀揉了揉自己微微发痛的太阳穴,关上了手术室的门。

     今天是菊手术的日子。

     他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,握着手术刀的双手抑制不住地颤抖着,小心翼翼地切开那人的胸膛。

     本田菊仍是那样安静地沉睡着,像一朵即将凋零的樱花。

     手术室门上的红灯彻夜未熄。

〔叁〕

     为什么又有些不想让他醒呢,明明之前一直在期盼着……

     王耀手中的钢笔顿了顿,笔尖渗出的墨水在白纸上漾开几抹思绪。

     “耀,我方才又去给本田先生做了一个检查,估计明天就会醒。”王濠镜抬手扶了扶眼镜框,轻轻呼出一口气,“总算要康复了呢。”

      “嗯。”他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,愣了许久,便将桌上的信揉成一团,扔到墙角。

     王濠镜极力掩饰着眼中的惊讶,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隐匿在镜片反射的光亮里。

〔肆〕

     王耀轻轻推开病房的门,白大褂随风飘起。

     ……又没有关窗。

     不过现在已经没什么关系了。

     王耀苦笑,内心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五味杂陈。他无力地走到窗前,一旁柜子上的樱花已经凋落,散了一地芳华。他移走玻璃瓶,后面不知什么时候有了一团废纸。王耀将白纸的褶皱抚平,眼眸猛地睁大。

     那是他白天写给菊的信,最后应该被扔到了墙角才对,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 看到最后一行,清秀的陌生字迹映入眼帘——  “谢谢。”他吃惊地捂住嘴,眸光闪烁着,在眼眶里打了几个转。

     背后突然传来丝丝暖意,一缕熟悉的樱花的淡淡香气融在空气中飘散开来。

     晶莹的光亮从王耀的眼眶中滴落,他笑了笑,眸中溢满一片温柔。

     身后的人又将他往怀里拥了拥,语气中带着几分宠溺:“呐,耀君,今晚的月色真美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END——

     在下终于发糖啦╮( ̄▽ ̄)╭已经决定下次发文继续甜哦(。・ω・。)ノ♡另,信就是小澳拿来的,哈哈哈哈濠镜神助攻,算是带小澳玩了一次٩(๑❛ᴗ❛๑)۶。故事时间线有点错乱,比较零散,望原谅在下渣渣的文笔(>﹏<)。